小人为什么玩不过城府深的人 收拾小人的最佳方法

小人为什么玩不过城府深的人 收拾小人的最佳方法

我前公司有位小人得志的女领导,成天作威作福、把手下的人支使得团团转,最后却中了我们的“驱虎吞狼”计策,结果闹得她威风扫地,从此再不敢支使任何人干私活。这件事告诉我们,要脸的人只能任由小人拿捏,可一旦你变成滚刀肉之后,就算是再得志的小人,也照样奈何不了你

所谓的女领导,其实也没有多高的级别。只是她的老公升到了经历,他们这一家子,就飘得有点不像话了,所以最后,才招来了这么个报应。

要说教训他们这件事,还得感谢我那位老谋深算的老班长。我迄今回忆起来他的那通操作,都叹为观止,并深深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

我当年上班的工厂,是个二分天下的局势。东西两侧,各领风骚。

东侧是办公大楼,每层楼配备有各种健身、娱乐设施,后面有散心的小桥流水,天台有安享下午时光的大躺椅。只有在办公大楼里办公的“上等人”,才能享受到这些福利。

西半侧,是四个大车间。车间里粉尘飞扬,拥挤嘈杂,环境恶劣,就算大楼那边有什么活动,车间里的工人基本上也都没份。而在车间干活的我们,都以“下等人”自居。

谁要是能从车间被调到大楼上班,那种感觉,绝不亚于妖怪修炼成神仙了。

我们车间有一个周班长,他媳妇儿是开天车的女工,姓雷。这位雷姐的辨识度很高,长得那叫一个乌黑油亮,皮肤还凸凹不平,整个就是一个成了精的日本香瓜手雷。大伙背地里,都给她取了个名号叫“手雷姐”。

谁都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手雷姐,居然还会有逆袭的一天。

不知道是周班长找了关系,还是人家确实有本事,总之周班长一下子,就从车间晋升到了大楼那边。他的身份,也从“周班长”一跃成为了“周经理”。

而周班长的媳妇雷姐,也跟着鸡犬升天了,她不再担任天车女工,而是一跃进入了综合科,成为了一个“坐办公室”的人。

所谓综合科,又名“综合妇产科”,里面只收纳两种人:要么是中高层的领导家属,要么是各个部门的孕妇,一旦怀孕就调动过来,等生完了再调回去。因为这个部门要多清闲,就有多清闲。

如果这里有了活计,那必然由各个车间抽调人去帮忙,而且必须服务到位。到位的标准是,要确保这一屋子的女士,个个都十指不沾阳春水,否则这些来义务帮忙的人,回去可是要挨批的。

这位周夫人进了综合科之后,那对我们是非常的“照顾”。但凡有点搬饮用水,运输劳保,擦玻璃,挪家具之类的活,那真是一点都不浪费,100%要找自己老车间的同事去干。

就她这种行为,多少有点“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的味道——看啊,你们还在那苦哈哈地干活,但我可是坐上办公室了呢。服气吗?不服气也得忍着哦。

后来有一天,周夫人又来给我们车间下命令了。这次的事,可是一件得罪人的事,一般人可办不来。

仔细一问,才知道是“抢车位”引发了争端。原来厂里有遮阳棚的车位是有限的,但周夫人每天都起得晚,来得晚,所以经常抢不到遮阳车位。她就觉得,肯定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基层工人”,抢占了“她的车位”。

午后,她就找到我们主任,希望我们能安排轮值安全员去查一查,看看到底是谁的车,停在了遮阳棚的车位里。如果车主的级别不够,就让他们挪车,统一停到工厂大门外面去。

轮值安全员听见这事,直接就破口大骂,这种得罪人的事让我去干?我干不了,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当安全员死活不去,领导一筹莫展,事情陷入僵持的时候,我的老班长站了出来,我们班组去!就这点小事,我们保证办得妥妥的!

老班长顶替安全员去查车位,这种程序合规吗?当然合规了。我们的轮值安全员,本身就是由班长兼任的。我们老班长接下这个工作,也属于是正常操作,旁人谁都没有觉得不对劲。

但妙就妙在,老班长是带着我们这两个组员去的。这步棋,就很耐人寻味了。

因为安全员的帽子和袖章,一共就只有一套。我们一去就是三个人,这装备起码就不够用了。

所以老班长带着我们,去找到了周夫人,说我们得帮您去查车位的事,但是还缺两套帽子袖标,不知道您这边有没有富裕的?

这些东西,平时本来就由综合科保管。周夫人一听是自家的私活,当时二话没说,立刻拿出了两个安全员白帽,以及两个印着“安全员”的红袖标,然后就当场交给了我们。

我们三个穿戴整齐,就直接到了车位那边。然后从头一辆车开始,老班长按照车头留的电话,直接就拨了过去。等电话一通,就不分青红皂白地让对方挪车。

对方听完先是一怔,然后反问,你知道我是谁吗?老班长硬气地回答,我不管你是谁,你听说过综合科的雷姐吗?就是营销科周经理的夫人。现在人家要求你挪车,你就要尽快挪。你要是有意见,记得找人家雷姐反馈,我们还等着汇报工作呢

从电话里,能听到对方在咬牙切齿,你们等着,我这就下来!然后啪的一声,对面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好奇地问老班长,对面是谁呀?

老班长不慌不忙地回答,我知道对面是人力资源总监,但我假装不知道他是谁。咱们今天唯一的任务,就是“奉旨得罪人”,刚才那个电话,就是今天的开胃菜

周夫人说让我“清理级别不够”的人,我哪知道什么叫级别不够?得罪人的事,难道就只想甩给咱们?反正我就挨个清理,待会肯定会有人受不了,但绝不会是咱们几个

一个小时之内,老班长就用同样的法子,把总监挨个骚扰了一遍。等轮到副总的时候,周经理从大楼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其他部门的总监。不用说,肯定是那两个领导,找他兴师问罪去了。

然后周经理气势汹汹地冲着我们走过来,指着我们大喊,谁让你们来的?你们想干什么?

老班长慢悠悠地回答,我们是轮值安全员,这是我们综合科雷姐,也就是你老婆,命令我们在这清理违规停车。领导有什么疑问吗?

周经理还没来得及开口,后面有一个总监指着我们问,车间的轮值安全员,只有一个名额,你们为什么有三个人,戴着白帽和红袖箍?你们的衣服是从哪儿来的?你们这是违规操作知道吗?

我连忙回答,这是雷姐刚才给我们的。像这种东西,只有人家综合科才有,我们车间自己可没有。领导要是觉得违规,可以去综合科问问,是谁批准的这些违规操作

那两个总监听完,立刻把目光转向了周经理,那眼神好像是在问他:你这位夫人,到底是几个意思?

周经理脸憋得通红,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讪讪地掏出手机,给我们的车间主任拨打了电话。5分钟之后,主任给老班长打了电话,让我们立刻马上赶回去,这项工作立刻终止,可以收拾收拾,准备下班了。

然后,我们几个大摇大摆地就回去了,但是这场好戏,可还没有终止,因为驱虎吞狼大戏的最后一幕,即将来临。

我们在门口排队等班车的时候,我看见周夫人低头垂手,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周经理站在两个总监的中间,指着媳妇的鼻子破口大骂,那响彻云霄的怒吼,传遍了工厂的每一个角落。

停个车,就能搞出这么大的阵势。你个败家娘们,是不是想把我害死?

安全员的帽子和袖章,你也敢随便乱发,这是谁给你的权力?你担得起这责任吗?

总监的车位,你也敢说三道四。你是什么级别,就敢胡乱掺和这些事?!

周经理的叫骂声戛然而止,然后在车位那边的方向,传来“啪”的一声巨响。我们循声望去,看见周夫人坐在地上,连帽子都飞到了一边,半边脸蛋被扇得通红。

直到这时候,两个总监才来装模作样地劝架。一个让周经理消消气,一个扶起地上的周夫人。然后我们就坐上班车,准备下班了。至于后面的事,我们就不知道了。

从那一天起,周夫人再见到我们之后,每次都是低着头匆匆走过。因为她老公的那一巴掌,算是彻底打掉了她的嚣张气焰,从那一刻起,她再也神气不起来了。

用我们老班长的话说,咱们哥几个在这个地方没有靠山,想升上去是不可能的。咱们能维持现在这个样子,也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既然咱们已经没前途了,那撕破脸的时候,就要敢于撕破脸。要是谁敢给我穿小鞋,我有的是办法修理他。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怕他个毛?

所以我们面对小人得志的时候,那些太要面子的人,永远都只能被人家拿捏。而再厉害的小人,也奈何不了滚刀肉一丝一毫。

只要你长出一身硬刺,就再也无人敢随便拿捏你。以上,便是我对“小人得志”的反击思路。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原文链接:https://www.1588tao.com/28740.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站点公告

插播一条紧急通知:站点新开通多个会员级别通道,对于想要2022年8月17号之前的文章,必须开通年费VIP才能下载,2022年8月18号之后发布的文章恢复到体验VIP就可下载,务必记住喽!请新用户在购买前先检测一下链接是否有效,在进行购买下载(失效链接可以随时问客服是否可修复在进行购买),2022年4月之后发布的文章均可检测网盘链接有效。由于属于虚拟资源,链接失效修复不了属于正常情况,介意着不要购买会员。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