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最坏的一个人 水浒传最后剩下几个人

水浒传中最坏的一个人 水浒传最后剩下几个人

“梁山好汉”看似各个豪气干云,实际阴险狡诈、蝇营狗苟之辈不少。不过若论其中翘楚,由于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分析方向不同,答案也不尽相同。

有人说是一心招安、害得梁山十不存二三的宋江、有人说暴虐嗜杀、令人发指的李逵……不过在我看来,他们虽然算不得好,但是在我心中那位面前,多少还有些不够看。可笑的是这个人还是金圣叹口中的九位“上上人物”之一。

穷酸教书匠,冒充诸葛亮

他本是乡间一个教书先生,不过初次登场倒是以“武”登台,用一根铁链拦开了争斗中的刘唐与雷横,作者有意如此安排,或许是想突出这位的文武双全吧。

看那人时,似秀才打扮:戴一顶桶子样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下面丝鞋净袜;生得眉清目秀,面白须长。

不过这教书匠倒是高估了自己,两个大汉谁也不扯他,执意相斗,直到晁盖赶到才“熄了火”。书生和晁盖是旧相识,又有些小聪明,看出事情有些古怪,于是跟着晁盖回了家,一打听便得知了“生辰纲”一事,也是从此时起,一个乡村穷酸秀才摇身一变,成了“羽扇纶巾”的“诸葛孔明”。但是,摇扇子的未必都是诸葛亮,从他后来的“运筹帷幄”我们就看得出来,“书生误国”在他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没错,这位就是天机星临凡、人称“智多星”的加亮先生——吴用。下面,就和大家简单聊聊吴用的败笔与阴险人生。

漏洞百出生辰纲,挑拨离间梁山泊

知道了生辰纲的路线、押送队伍的大致人员框架后,吴用便开始“运筹帷幄”,最后确实“决胜千里”,不过歪打正着的成分太大了。

之所以要“智取生辰纲”,真的是因为杨志武功盖世,七个人都斗不过他吗?根本不存在,有公孙一清在,武功什么的都是浮云。晁盖、吴用等人之所以要大费周章,根本目的是想在做此大案后依旧保持良民的身份生活,而不是落草为寇。但是他们犯了至少三个致命错误,以致不得不抛家舍业,赶赴梁山。而这些都要归结到吴用的思虑不周。

第一,没有进行有效的乔装改扮。

杨志赶来看时,只见松林里一字儿摆着七辆江州车儿,七个人脱得赤条条的在那里乘凉,一个鬓边老大一搭朱砂记,拿着一条朴刀……

刘唐最显眼的朱砂记都没有半点遮拦,其他人脱得赤条条想必也没有特意改装。如果我没记错,阮氏三雄中好像谁还有花秀,而晁盖在他们当地更是名声不小的人物,好多人都认得。他们在截取生辰纲之后并没有将押送队伍赶尽杀绝,所以只要有人提供线索,晁盖暴露的可能性就会非常大。

第二,事后全无遮掩

抢完生辰纲这段时间其实才是最关键的,因为官府势必会对此事采取一系列措施。但是作为谋划者的吴用并没有任何妥善的善后安排,甚至可以说非常愚蠢地犯了至少三个错误。

首先,七个人目标太大,应该在截取生辰纲之后暂时分开,分头赶回晁盖宅院或其他藏身之处;其次,分赃过早,使得官府在严查时就发现了暴发户白胜;最后,七人在截取生辰纲之后并没有低调做事,而是直接住进了黄泥岗附近的客栈,而何清就是在这时认出了晁盖,使得后来何涛很快锁定了晁盖。

第三,实施过程变数过大

最后我们回到计策执行本身,无论是假扮成客商还是白胜卖酒,整个过程并不严谨,毕竟喝与不喝完全在杨志的一念之间,如果杨志不是和同行人员关系太僵,如果他们自带了酒水,那么吴用的这一锦囊妙计很大可能会“胎死腹中”。

可以说关于“智取生辰纲”的整体谋划水平相当低,漏洞甚至多得一时半刻都想不全,最后能成功完全要归功于“剧情杀”。

“东窗事发”后,晁盖一行人投奔了梁山泊,“白衣秀士”王伦没有容人之量,所以对晁盖一行是拒绝的,这时吴用阴狠毒辣的一面派上了用场。

首先必须说明,王伦确实嫉贤妒能、不容人,但他是梁山的大寨主,本就有做主的权力,留与不留都没什么对错,起码罪不至死。

那么如果晁盖等人想要留在梁山,就只能将有点无辜的王伦除掉,其实在林冲两不相帮的情况下,晁盖等人如果突然发难,王伦必死无疑。但吴用不想这一行人背负夺人山寨之名,于是给林冲拱火,句句劝慰,句句撺掇,以致最终林冲被利用,火并王伦,晁盖和吴用等人得以坐享其成。

《水浒》中夺人山寨的事并不算少,王伦名声又不怎么样,所以即便晁盖等人杀了他,江湖上也未必有太多非议。但林冲“弑主”,骂声可能反倒会多些。但吴用不管这些,他要的就是自己一行不沾身还能吃现成的,而元老林冲因为杀了王伦,此后也只能跟着自己这个团体混,因为除了旧相识怕谁也不敢和林冲走的太近。

借刀杀人还收获“死忠”一枚,这就是吴用的算计。

机关算尽太聪明,铤而走险撞大运

其次来说关于江州救宋江的一系列谋划。在宋江被下狱后,吴用想到的是冒充蔡京给蔡九写信,让儿子将宋江押赴东京,梁山趁机在半路截取。这条计策虽然从水准上说只能算中规中矩,但是非常实用。同时为了万无一失,吴用还派人将天下无双的模仿高手萧让和雕刻专家金大坚请上了山。

使人赚了他老小上山,骗其二人入伙,当萧让、金大坚的老小说道:“你两个出门之后,只见这一行人将着轿子来,说家长只在城外客店里,中了暑风,快叫取老小来看救。出得城时,不容我们下轿,直抬到这里。”

救宋江是为了义气,但是为了自己的义气把人家清白好汉骗上山,还是掳人家眷相逼迫,这是不是有点缺德?都说出来混的祸不及妻儿,吴用却反其道而行之,专朝家眷下手。梁山很多好汉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不得不落草,比如徐宁,呃……或者说徐宁更惨一点,因为除了家眷被劫上山,吴用还让汤隆穿着徐宁的盔甲四处作案,栽赃嫁祸,夺笋。

说回到营救宋江,原本到这里,整个计划天衣无缝,但是吴用偏偏画蛇添足,在信件上刻了“翰林蔡京”四个字。如果这是公文,无可厚非,但是父子之间的家书,哪个爹会这样署名?等他反应过来,那边早被黄炳文识破,戴宗都被抓进去吃牢饭了。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因为此前作损遭报应了,只不过报应落到“无辜”的宋江身上了。

事已至此,只能强攻,但是作为整个计划的谋划者,吴用在军事上的不足暴露了。作为军师,需知天时、地利、人和,可是在晁盖等人抢出宋江撤退时却生生被大江拦住去路,眼看追兵将近,晁盖、花荣等人手足无措。毫无疑问,这是吴用谋划上的严重失误,江州乃是大城,并非穷乡僻壤,以梁山的手段想搞到一张详细的地形图可谓手到擒来,然而吴用却连撤退路线都没有安排明白,这样的军师别说诸葛亮,怕是连郭图那样的二五子都不如。

当然了,吉人自有天相,揭阳岭上的诸好汉如同神兵天降,救下了突围而出的梁山好汉,成功解救了宋江。但是这怎么看都是“撞大运”,可以说整个计划开始是差点害死宋江,后面更是险些把晁盖、宋江两个老大全送走。从这个角度说,吴用能成为梁山大军的军师,多少有些“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不择手段赚人,阴损毒辣栽赃

关于吴用设计赚人上山,刚才已经提到过徐宁、金大坚、萧让。这三位虽然憋屈,但还算幸运,起码毫发无伤,但是有二人在吴用的算计下一个差点身死,一个名誉尽毁,他们就是武艺天下无双的玉麒麟卢俊义和人品端正、义薄云天的美髯公朱仝。

卢俊义本是北京大名府的有钱员外,只因棍棒无双无对而被宋江觊觎,于是吴用的谋划开始了。

先是假扮算命先生把卢俊义忽悠瘸,又在其家中留下卢俊义入伙梁山的藏头诗,行栽赃嫁祸之事。卢俊义在吴用的诱导下走上“梁山之路”,不幸被擒。但他清清白白一个好汉怎么可能毫无缘由落草为寇。而在宋江等人送卢俊义下山时,吴用并没有告诉卢俊义藏头诗的事,于是在返回北京后,卢俊义被包藏祸心的李固与贾氏以此事为由害入大牢。

之后卢俊义受尽苦楚,几乎丧命,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除了李固与贾氏,“功劳”最大的就是吴用。

相对于卢俊义,朱仝更加无辜。论人品,朱仝几乎可以算作一个“无缺”的存在。对宋江、晁盖、吴用等人皆有救命大恩,为了老搭档雷横宁可自己吃官司被发配。

好在刺配到沧州,知府对朱仝非常器重,知府家的小衙内更是对朱仝的大胡子情有独钟,抱着朱仝便不肯撒手。出于信任,知府将儿子交给朱仝照料,可以说朱仝被刺配还能有此待遇算得上“好人有好报”。

但是有一句话,叫做“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宋江又开始想“兄弟”了,作为一丘之貉的吴用自然开启“天机模式”,与雷横、李逵下山,骗了朱仝,偷了小衙内,李逵更是将小衙内劈成两半。诚然这是李逵残忍,但若非吴用吩咐,李逵何必如此?而另一面,宋江和晁盖也按照吴用的部署将朱仝家眷“接”上了山。可怜朱仝被逼得无路可走,只能上山落草。

却说沧州知府至晚不见朱仝抱小衙内回来,差人四散去寻了半夜。次日,有人见杀死在林子里,报与知府知道。府尹听了大怒,亲自到林子里看了,痛哭不已,备办棺木烧化。次日升厅,便行移公文,诸处缉捕,捉拿朱仝正身。郓城县已自申报朱仝妻子挈家在逃,不知去向。行开各州县,出给赏钱捕获,不在话下。

就这样,朱仝背负了不该他背负的,承受了不该他承受的,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对朱仝来说,名誉尽毁怕是比赔上性命也轻不到哪去。归根结底,吴用的策略就是栽赃朱仝,断其退路,其阴损可见一斑。

有心投敌不忠,瞒上行事不义

提到吴用不忠,很多朋友都会想到在梁山兵伐大辽时,面对辽国的劝降,吴用颇觉得有理,也向宋江明言,知道哥哥不肯背宋,所以只能与敌交战。其实就吴用的内心而言,他是倾向于降辽的。

诚然宋室昏庸,但揭竿而起也好,接受招安也罢,这都是内部战争,吴用有心降辽,这是叛国,由此可见,吴用其人毫无廉耻之心,不知忠义为何物。

其实早在朝廷第一次派人去梁山招安时,吴用就曾暴露过他的不忠。首先我们必须肯定一点,就当时的形势来说确实不是招安的好时机,朝廷压根没看得起梁山,自然不会重视,吴用的想法是先打几场硬仗,让朝廷知道梁山的实力。这种想法没错,甚至可以说高瞻远瞩,没有被“愿望达成”而蒙蔽了双眼。

但是吴用的做法不可取,他是瞒着宋江搞“串联”,如果放在现代或许没什么,但是在《水浒》的背景下,这种有些能力又并非绝对忠心的属下是非常危险的。他如此作为,置不知情的宋江于何地?

客观讲,吴用没做出什么对宋江和梁山不忠的事,但从他的行为可以看出,吴用绝非什么耿耿忠心之人。

总而言之,论阴险,个人认为吴用足以冠绝《水浒》。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原文链接:https://www.1588tao.com/27268.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站点公告

插播一条紧急通知:站点新开通多个会员级别通道,对于想要2022年8月17号之前的文章,必须开通年费VIP才能下载,2022年8月18号之后发布的文章恢复到体验VIP就可下载,务必记住喽!请新用户在购买前先检测一下链接是否有效,在进行购买下载(失效链接可以随时问客服是否可修复在进行购买),2022年4月之后发布的文章均可检测网盘链接有效。由于属于虚拟资源,链接失效修复不了属于正常情况,介意着不要购买会员。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