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住宿市场“冰火两重天”

“五一”住宿市场“冰火两重天”

作者:张琳

价格一路飙涨,似乎是每个小长假酒店的常态,但今年的“五一”却有点反常。

去哪儿大数据显示,多城市酒店价格创下5年新低,豪华型酒店更是出现了“低价甩卖房间”的现象。其中,有16个城市中低型酒店均价降幅超过10%,20个城市高星酒店均价降幅同样超过10%。

与高星级豪华型酒店的“降价甩卖”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城市周边民宿的“一房难求”。

多个OTA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小长假,仍以周边游、短途游为主。其中,乡村民宿预订量大增,露营持续火热。途家民宿发布的“五一”出游趋势显示,截至4月22日,“五一”期间乡村民宿的订单量占比达到51%,较去年同期提升20%,这也是“五一”乡村民宿订单量首次超过城市民宿。

同程旅行相关负责人告诉燃财经,在各类型住宿产品中,民宿和露营是今年搜索热度比较高的两种产品。同程旅行大数据显示,“五一”前各大热门城市周边民宿关注度大幅上升,一线城市周边民宿订单价格更是环比上涨200%。

同程旅行相关负责人直言,不管是乡村精品民宿呈现出的一房难求,还是豪华酒店降价甩卖,实际上都是一些区域性现象。该负责人补充表示,一方面,疫情影响下,长线游受阻,一些基于长线游或者是城市内的豪华酒店产品或只能通过降价方式来吸引消费者。

另一方面,近年来,国内游客出行半径缩小、旅行逐渐日常化。周末自驾到城市近郊的主题农场赏花、踏青、采摘,到乡村住精品民宿享受周末休闲时光,也正在成为人们新的生活方式。

“对于精品乡村民宿的需求自然会变得日益旺盛。一房难求或并不是此时才出现的情况。”

除此之外,露营也是在这个“五一”扮演了重要角色。去哪儿平台显示,今年“五一”期间,可露营的公园门票销量同比涨超50%,部分城市露营地周边酒店预订量较去年上涨150%,露营相关产品(住宿、出游)预订量是去年的三倍。

民宿局部火热

“五一”前夕,全国多地出现新一轮新冠疫情,“本地游”、“郊区游”成为这个“五一”小长假游客们的主要选择,民宿的热度也随之开始升温。

《“Z世代”青年在线旅行消费洞察报告2022》显示,“Z世代的“住宿消费首选是民宿,占比达到38.2%。另一组来自途家民宿的数据也显示,城市居民成为乡村游的主力军,80后、90后预订乡村民宿的占比达到60%以上。自然生态、果蔬采摘、农耕研学、手工制作、美食野味是最受乡村民宿游客青睐的体验活动。

途家民宿的数据同时提到,今年“五一”期间,京郊民宿预订火爆,预订量同比增长一倍,占全市民宿预订总量的90%以上。

家住北京市顺义区的李楠表示,因为疫情,“五一”并无出京游计划。于是,和好朋友约着一起到郊区小聚便成为了她的首选。

“本来计划是可以爬爬山,晚上再一起在户外玩玩游戏,就想订下舞彩浅山附近的民宿。”李楠称,印象中的舞彩浅山很小众,更谈不上知名景点。但在4月19日订房的时候李楠发现,尽管已经是提前了十余天,可周边几家民宿都已经没房了,仅有的一两家,即便有空房也是节日最后一天。

最终,李楠跟朋友商量后决定,以自驾的方式完成这次郊区短途出游。

在北京市怀柔区经营民宿生意的民宿主王长荣对燃财经表示,早在今年4月初,“五一”期间的房间就已经订满了。王长荣的民宿位于响水湖风景区之内,占地约1400平方米左右。“‘五一’出游大部分都是朋友一起或以家庭为单位,人数一般都是10余位。四月中旬有老客户订房,我这边房间就已经不够了,当时有帮忙协调周边的民宿,但空房都比较少了。”

但王长荣也直言,民宿一房难求的现象更多是在4月初,现如今受疫情影响,大部分民宿都面临着退房的问题。

湖南省张家界涧外栖境度假民宿总经理周立波表达了和王长荣同样的看法。周立波表示,大概在4月20日左右,“五一”期间所有的房间都已经预订出去了,但基本也都是本省游客或熟客。周立波直言,实际上,像大理、丽江、三亚、黄山、张家界等本身与长线旅游相伴而生的城市,在这个“五一”的日子并不好过。

“以前‘五一‘的房间从3月就开始有订单,3月底全部房间基本销售一空。”周立波也提到,受疫情影响,大概从4月26日开始,就陆续有游客打来电话取消订单,就连最为抢手的4月30日、5月1日和2日的客房都不是满房状态。

“在一些民宿主的群里我看到部分地区5月1-3日的房间都退订的差不多了,我自己这边也退了一家。但整体的状况还是可以用‘热闹’来形容的。”身在北京的王长荣表示。

与城市近郊民宿的火热相比,城市民宿主的“五一”则略显冷清。在北京经营城市民宿王鸣告诉燃财经,今年自己民宿的预订量比去年少了近一半。“外地游客进不来,本地居民走向郊区,让我们这种‘地理位置优越’的民宿坐稳‘冷板凳’。”为了降低损失,王鸣没有续签今年年初合同到期的15套房源。

对城市民宿产生冲击的不仅仅是“游客进不来”,还包括星级酒店的大幅降价。王鸣直言,外来游客倾向于体验民宿的文化风格,但对于本地游客来说,同样的价格下则更倾向于选择配套设施更完善的星级酒店。“我也不是没想过降价销售,但民宿和酒店不同,降价不仅对品牌影响较大,还会直接导致很难再提价。”

一位在五线城市非景区经营乡村民宿的民宿主的遭遇则比王鸣更“悲惨”。该民宿主告诉燃财经,原本这个“五一”民宿的订单就不多,最近更是几乎全部取消了。“其实今年整体的经营状况都不太好,我可能也要考虑关店了。”

对于“五一”住宿呈现两极分化的主要原因,同程负责人对燃财经表示,不同于传统的酒店旅馆,民宿以特色为卖点,可以让人们深入当地风情,感受主人的热情与服务,体验到有别于日常的生活状态。消费群体也主要集中于长期居住在当地的城镇居民。

与此同时,周边游的火热带动了乡村民宿市场的持续向好,加上近年来中国消费者旅行消费水平的提高,高品质住宿需求上升,同时精致民宿也会提供“食住行游娱”一体的服务,这就直接使的即使民宿价格上涨,也会依旧一房难求。

上述负责人补充表示,而城市民宿则完全相反,乡村民宿更多面向到达本地的外地游客,本地游客占比较小。在本地出游为特色出行的当下,乡村民宿主打的交通便利,距离景点近等优势不复存在。

“从这点上来看,就不难理解为何豪华酒店会遭遇被迫降价而依旧‘无人问津’的遭遇。”

豪华酒店降价“甩卖”

如上述同程负责人所说,与乡村民宿火爆的景象不同,“五一”期间,酒店价格普遍降低,尤其豪华型酒店的价格,可谓是“大跳水”。

去年“五一”,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付一夫对燃财经表示,2020年,酒店行业颇受打击,为了吸引消费者入住,多数酒店采取了不涨价或者降价的方式。2021年适逢疫情之后的恢复期,消费者的报复性出游是酒店“回血”的好机会,所以出现了价格上涨。

然而,今年“五一”前各地疫情反复,出行政策不断收紧,旅游业正经历着比2020年更加严峻的考验。对于酒店而言,涨价成为幻想,趁着节假日快速增加现金流“输血”,成为酒店从业者们眼下最要紧的事,降价揽客这一最常规不过的方法再次登场。

去哪儿大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攀枝花、海口、自贡、玉溪等城市高星酒店,黔东南、成都、济南、重庆等城市的中低星酒店,其平均价格均创近五年来同期价格新低。北京、成都、重庆、西安、杭州、三亚等城市“五一”部分豪华酒店预订价格仅为去年的一半。

燃财经在去哪儿平台看到,北京中建雁栖湖景酒店今年“五一”最低价格为682元/晚,去年同期同房型的价格为1860元/晚,价格降幅近7成。重庆解放碑威斯汀酒店今年“五一”最低价格为766元/晚,去年同期的价格则高达2156元/晚,价格降幅超6成。广州森林海温泉度假酒店的同房型,价格更是从去年的4014元/晚,直降到今年的1620元/晚。

除了降价,很多酒店还推出了送景区门票、温泉、正餐、下午茶等增值服务的“史低价”套餐。

燃财经在携程App上看到,三亚理文索菲特度假酒店4天3晚2999元还送自助晚餐;南京紫金山庄推出了899元起的湖景房+水上高尔夫+儿童卡丁车套餐等促销产品;三清山雷迪森酒店599元/晚的套餐不仅包含早餐,还包含了玉帘瀑布景区门票。还有更多度假酒店将亲子课堂加入到服务中,以满足消费者的“遛娃”需求。

“五一”出行计划“泡汤”的李跃对燃财经表示,原本的计划是全家“五一”去澳门玩,澳门的酒店都在搞促销,以往节假日一房难求的“澳凯旋门酒店”和“葡京酒店”等豪华客房现在才300多元。“但孩子的幼儿园发了通知,‘非必要不出京,非必要不出区’,全家只好放弃了出游计划。”

对文旅行业颇有研究的新宇对燃财经表示,疫情影响下,长线游受阻的情况下,一些基于长线游或者是城市内的豪华型酒店经营惨淡,需要通过降价或提供增值服务的方式,来匹配本地游客的消费能力。如此一来,在满足家庭出游和遛娃等需求的同时,也可以适当“拯救”惨淡的业绩。

如新宇所说,携程数据显示,近两年,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酒店数量下滑均超过20%,共减少5.9万家15间房以上的住宿设施。另据《2021中国住宿产业发展及消费趋势报告》显示,近两年,全国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的酒店数量分别下滑了20.4%和29.6%,其中单体酒店受创严重,全国关停的单体酒店数量在15万家左右。

与此同时,新宇也强调,短时间降价对酒店的整体影响并不会太大。一方面,酒店是低频次消费品,客人遗忘率较高,节假日后再恢复原价,并不会影响大众对酒店品牌定位的判断。

另一方面,目前对于像酒店这样的重资产行业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现金流,看似价格“跳水”,但实际上通常酒店都会与旅行社及第三方代理商或其他渠道寻求合作,而这一部分营销费用也很高,现在相当于用降价的方式直接让利给消费者,对其本身来说损失不至于太大。

露营成新宠

民宿和酒店之外,被限制了出行脚步的年轻人或让露营成为了这个“五一”的新宠。

小红书上,“五一露营”相关笔记多达两万余篇。小红书在4月6日发布的“清明假期出行数据”显示,露营搜索量同比大涨427%。

新宇对燃财经表示,露营近两年的火热与本地游的趋势和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不无关系,但真正的露营有一定的挑战性,包括居住条件艰苦和洗漱不方便等,很多年轻人的消费行为实际上是打卡体验式的,很可能是一锤子买卖。

新宇同时指出,露营的经营成本低也是从业者日趋增多的主要原因。比起重资产的酒店和需要一定本金装修设计的民宿,露营的从业门槛要低得多。

“只要有渠道拿到低价的营地,再购买一些露营设备就可以了,甚至一个旺季就能把钱赚回来。”新宇表示,但好的露营经营者一定是能做好内容的人,营地和帐篷不是吸引消费者的点,活动和内容才是,这就需要经营者花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在经营上。

但对于露营这一细分领域接下来的发展,新宇则表示并不太看好。“消费者对露营的消费需求会一直存在,提供露营硬件设备的从业者会有更多机会,但对于露营营地的经营者来说红利期不会太长。”新宇直言,毕竟小白级别的露营爱好者消费能力有限且有更多选择,而高阶的露营爱好者大都会选择自驾野营。

如新宇所说,北京市延庆区Spring Riverside Tavern民宿主李梅尼格对燃财经表示,民宿的风格与民宿主的个人经历和表达有很大的关系,正是因为自己是一名露营爱好者,所以会经常带客人露营野餐,并逐渐将露营加入到民宿的服务项目中。

“对于很多游客来说,他们喜欢的是露营轻松有趣的氛围,对于经营者来说,如果只提供硬件设施,显然不够,更不要说在竞争激烈的露营市场长存。”

王长荣也发现近两年不仅周边的露营营地多了起来,一些民宿也开始融入露营元素,依托于自己的民宿紧挨着长城的优势,他也会经常带客人去长城野餐或举办酒会。

在观察到大部分营地的洗漱条件比较艰苦后,王长荣计划在自己的院内规划出帐篷区,为客人提供更好的露营体验,并打算在私房菜和活动策划方面持续发力。“住宿只是民宿的基本营收模式,为了更好的生存,我们需要构建多元化的盈利渠道。”

对于酒店、民宿和露营三种出游的住宿形态,新宇认为三者之间的竞争关系固然存在,但同时也在互相促进。以前配套设施不完备一直是民宿的短板,但现在很多精品民宿已经有了游泳池和温泉等服务。

而酒店的标准化虽然做得比较好,但也是这一点,让消费者感觉缺少了人情和互动。“现在很多酒店都会从装修到服务进行升级,如增加一些烘焙、演艺、亲子课堂等活动,让客人更加自在”。

新宇进一步补充表示,露营的火热则给酒店和民宿提供了更多元的经营思路,产生了一些以露营为主题的酒店和民宿,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内容服务。

同程负责人对燃财经表示,无论是酒店、民宿还是露营,都需要通过融合性产品开辟更多想象空间,“酒店+”、“民宿+”、“露营+”,不仅是提供住宿产品,丰富休闲旅游体验才是从业者们需要不断探索的方向。

原文链接:https://www.1588tao.com/26194.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站点公告

由于这几天忙,没有更新,明天正常恢复更新。购买文章时可先点击网盘检测链接是否有效,无效的文章请勿购买,请及时联系站长修补。请勿使用UC浏览器浏览网站,uc误报网页,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浏览。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