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杀猪是一种什么体验?

手工杀猪是一种什么体验?

网友提问:

手工杀猪是一种什么体验?

 

爱咩咩的老羊的回答:

我的亲历,有点血腥,如有不适,请勿续读。

农村在年末杀年猪,是有一定讲究的。先说几句题外话。

找哪个“刀儿匠”来杀,就要好好考虑一下。技术好的“刀儿匠”杀猪时,一刀进入喉咙,再通过喉咙进入胸腔。这样,猪在断气后,血也会完全放尽,不会浸到肉里面。这样的猪肉,肥肉雪白,瘦肉粉红,很漂亮。

据说,更关键的是:“刀儿匠”抽出刀后,可以从刀尖上的血迹,预测主人家来年的吉凶祸福。

所以,资深“刀儿匠”在农村,是受尊重的人。

技术差的“刀儿匠”,在杀年猪最忙的时候,也有人请。他们主要是“快”。杀猪时,专用“扫喉刀”。刀一进去,立即扫喉,猪还没来得及象样的叫唤,即已毙命。最后在胸腔里,还会捧出一大品碗膛血。肉的色泽,也会差一些。

现在进入正题。

上世纪七六年,我十四岁。年底,我家的一条年猪,也到了待宰的时候了。

那时候的猪,养了一年多,仍只有一百五、六十斤。但还是很有肉的感觉。短短的四条腿,支撑着圆滚滚的身体。皱巴巴的额头,很难找到它眼睛的位置。悠闲自在地摇着尾巴,搧着双耳,享受着一日三餐的食物,却不知道主人已在商量吃它肉的事情了。可怜的家伙!

那天下午,二十四岁的舅表哥和十八岁的姨表哥,来我家玩。听到我父亲说准备请“刀儿匠”来杀年猪时,大表哥突然来了兴致,说:请啥“刀儿匠”?我来杀就行了!忙跑到猪圈里去看了看,转来对父亲说:不就是那个“萝卜猪儿”吗?(意思是小猪)我们三兄弟保证帮你收拾好!

说完,从袄子里摸出一把一尺长、带着刀鞘的刀,抽出来向父亲亮了亮,说:我这个家伙还没见过血呢!今天正好用用!

大表哥从小就是“打三个,擒五个”的主。“文革”开始时,就跟着“造反派”到处抄家。抄到这刀,觉得很好,就偷偷地私下藏着了,说是为了“防身”。

他说的“我们三兄弟”杀猪,也包括了我,我特别激动,非常渴望父亲应允这件“非常男人才能做的事情”!

父亲虽然不相信“刀儿匠”可以从杀猪刀的刀尖看到来年的运气,却也不想让“二杆子”的妻侄儿带着两个“半截子”大爷去糟蹋自己的猪!

在我们的再三恳求和保证下,父亲动摇了!

人类,作为食物链顶端的动物,好像对自己的任何食物,都存在着天生的嗜血!

父亲和母亲肯定不忍、不愿看到我们杀死他们伺养了一年多的猪,作了必要的交待,就去烧烫猪脱毛的水去了!

可能肥猪和胖人一样,都没多少劲。我们很容易就把它按在了石墩上。猪在石墩子上哼哼唧唧,几个看热闹的弟弟在旁边叽叽喳喳,都没有恐怖的感觉!

我端着接猪血的搪瓷盆,放在猪的颈项下面。盆里装了小半盆水,水里放了适量的盐。

姨表哥按住猪的前半身,我按住后半身,大表哥把猪嘴尽量往后掰,当看到猪颈项凸起一条楞时,他便把刀插了进去!

猪的叫声由大变小,喉咙里象有痰的病人一样,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不一会,猪也没有动静了,但刀口喷出来的血,却很少!

大表哥松了一口气,说:只要杀死了,有没有血无所谓!

于是,我们都松开了手。

突然,猪一个翻身站起来了,并摇摇晃晃地跑了。我们吃了一惊,旁边看热闹的弟弟们吓得全跑了。

大表哥几大步赶上,揪着猪耳,对我俩说:快,拖到石墩子上!

我颤抖着手,不知抓哪里,姨表哥抓住尾巴,一齐往墩子上拖。

可怜的猪在嘶哑地哀叫着,声音已不象是猪的声音了,倒象是吃了老鼠药的狗在临死前的叫唤声!

大表哥又象刚才那样,照着猪颈子补了一刀。仍然是没有多少血喷出来。我的心已经“咚咚咚”地快速在跳动,觉得现在世界上最能让我心情变好的就是这头猪能马上断气。

我们继续按着猪,不敢松手。

可能是弟弟们去给父母亲报告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父亲铁青着脸,母亲抽泣着,抹着泪水朝我们走来了!

我顾不上按着的猪,也不管两个表哥,快速地跑开,躲在不远处的柴堆里,透过缝隙,看着杀猪现场的事态发展!

母亲带着哭腔,对她两个侄儿骂开了:你几个假能干,假老练,我的猪欠了你们啥债?这样折磨它?可怜我的猪啊!我从来没有打过,到头来,被你几个狗东西这样对待!虽然是养来吃的,咋不给它来个痛快啊!

大表哥嘴皮抖着说:别急!马上就好了!

猪已没有力气挣扎了,大表哥用力掰着它的下颌,又一刀插了进去,一股鲜血,顺着刀柄,倾泻而出……

这次杀猪,给我留下了心里阴影,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听到杀猪,我都会跑得远远的……

其他网友观点

小时候,每到过年杀猪的时候,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比较穷,只有自己杀猪的时候才有新鲜猪肉可以吃,家里也比较热闹,因为要找人帮忙按住杀,大人们就会让小孩子回避,我们就会偷偷看,看到血流出来就闭眼睛,会装一盆猪血,后来大些了,就会给大人帮忙递刀和盆,过年杀猪真的算得上是90后珍贵的记忆了。

其他网友观点

大姐出嫁那年我才9岁,母亲将养了近一年的猪宰了准备婚宴。凌晨5点多,一阵猪嚎叫声响彻全村,而最令人惊悚的是杀猪现场,那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开膛破肚掏肠子的场面,别说杀猪人有什么感觉,我看过一次就不想再看第二次了。

大姐比我年长12岁,和我同一个生肖狗。姐夫是空军部队退伍军人,当年订婚时就说好,退伍回乡就结婚。1977年底,当了5年兵的姐夫退伍回乡,双方紧锣密鼓准备着婚事。时间定为1978年1月1日元旦,那年我刚虚9岁。

我们这里当时的婚礼是男女双方都要摆酒席,中午在女方家中摆酒,然后迎亲队伍接新娘后回新郎家男方摆酒,晚上男方的酒算是正酒。

元旦当天,因为中午要摆酒,母亲将家里养了近一年的猪宰了准备婚礼酒席。

当天早上凌晨4点多,母亲早早叫醒我,叫我起来烧开水,整整烧了四大锅的水。然后将烧开的水都舀到一个大型的豆腐桶里,村里的杀猪人(也就是屠夫),带着杀猪工具来了。

母亲叫了邻居二叔三叔一起来帮忙,在猪栏里,屠夫手里拿着一个铁钩,靠近猪时,冷不防用力一勾就勾住了猪的头部然后一拉,其他几个人抓住猪耳朵猪腿猪尾巴,把猪硬生生地拖到一条宽宽的大凳子上。其他几人把猪按住,猪发出了撕裂的嚎叫,叫声响彻整个村子。

然后屠夫站在猪头前,猪头脖子露出凳子一头,下面放着一个盆子用于接猪血的。屠夫马着步,用穿在身上的蓝衫布褂缠住猪嘴巴,手里的剪刀对准猪的喉咙部位,狠狠地一刀捅了进去,很深的直到埋没刀柄,拿刀的手转动一下,刀子出来时,血也跟着流了出来,而且是喷涌而出,流到接血的盆子里。

猪在凳子上不停地挣扎嚎叫,被几个大男人按住,四只脚不断弹蹬。直到猪叫声渐渐平息,猪一动不动了,才放开手。然后把猪拖到放有大半桶开水的桶子里,屠夫将猪整个身体在桶里翻动,全身用开水浸泡。

基本上差不多时,屠夫会用尖刀在猪后脚蹄子边割开一小刀口,用带来的一条手指头粗的长铁棒,我们这里叫“猪杖”,插进割开的口子猪皮下,然后从猪的皮下向猪身体的各个方向拉伸穿插,再用嘴在口上向里面不断吹气,开水泡好的猪被吹得像气泡,表面鼓鼓的。这样做的目的是更好地刮猪毛,还有就是便于猪肉的剁开分离,有的地方是为了剥离猪皮。

接下来就是把猪放的原先的凳子上,再进一步对表面凹处刮毛。把猪四脚朝上,从脖子开始沿着心胸中线到股间,对猪进行开膛破肚。先割下猪头,利用猪头嘴巴咬住豆腐桶的上边缘那样朝下立着。再把猪的内脏一样一样取出来。首先掏取猪喉咙以下的连着猪心猪肝猪肺的一提拉出来挂在高处,然后大肠小肠弄出来放到大脚喻盂里,肚子里有血水的会用毛巾擦干,取下两边的板油。

然后把猪体进行分割,根据需要分成一腿或一刀刀,最后会清洗清理大肠小肠。母亲会利用猪肉、猪血、大肠、小肠等烧一大锅,给左邻右舍一户一碗,叫做吃肉汤,一般村子里谁家杀猪了都会这样做的。

这就是我小时候亲眼见过的,用手工杀猪的整个过程,我也不知道经常杀猪的屠夫是什么感受,但是对于我,确实感到惊恐。在那以后不管谁家杀猪我都不愿意再去看一眼。因为我感到整个场面给我的体验是“血腥、残忍和恐惧”。以至于从职业上引发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死猪不怕开水烫”、“人怕出名猪怕壮”、“腊月里的肥猪,等着挨刀子”等等行话。

分享观点:因为以前农村养猪都是为了供应自家或卖掉猪肉赚点小钱,也算是家庭收入的一部分。除了小部分人因喜事需要杀猪外,而大多数都会在过年时杀猪,叫做杀年猪。而过去杀猪都是靠手工去杀的,所以以前存在一种职业叫屠夫。可能是心理关系吧,农村里的屠夫一般都感觉长得特别凶相之人。

结束语:手工杀猪在我国已有悠久的历史,也算是我们的祖先开创出来的一项职业活动,一直延续到了当代,虽然行为和现场血腥、残忍,但也是一种正当的职业,它的存在也是社会所需要。随着社会进步,科技的发展,杀猪方法也在当今以后得到提升,一方面实行科学集中屠杀,另一方面要文明人性化屠杀,血腥残忍的场面将不复存在。

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有更好的方法,让人们科学养猪,文明杀猪,屠夫职业将变为只卖肉不杀猪,这一职业也将逐渐消失,成为一种传统的文化,甚至可能成为非物质文化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即删!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原文链接:https://www.1588tao.com/2551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站点公告

由于这几天忙,没有更新,明天正常恢复更新。购买文章时可先点击网盘检测链接是否有效,无效的文章请勿购买,请及时联系站长修补。请勿使用UC浏览器浏览网站,uc误报网页,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浏览。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