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银行被“威胁”的背后,藏着两个行业的无奈?

北京银行被“威胁”的背后,藏着两个行业的无奈?

4月18日晚间,北京怡合春天科技有限公司,也即是北京最大的医院预约挂号平台“京医通”运营方,发布了“停运通知”。

在通知中,该公司声称因为出资方北京银行拒绝履行出资义务,导致其公司独自负担该项目七年之久,在数亿元的成本下已经“不堪重负、弹尽粮绝”。因此,将在2022年4月20日9时起,正式停运该平台。

尽管北京银行在4月19日发布回应,表示将会继续与怡合春天积极沟通,不会影响到正常的医院挂号服务。但这一突发事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在各个社交媒体平台发酵。

考虑到近两年来,北京银行多次遭到监管部门的处罚,同时被多起金融、财务案件所纠缠,又在今年3月份发生了高层人事变动,不得不令人为北京银行的现状表示担忧。

与此同时,在本次事件中暴露的医疗信息化建设问题,也同样值得深思。

一、累计罚款位居第一,北京银行“内忧外患”?

根据公开资料信息,“京医通”成立于2012年,是由北京市卫健委、北京市医院管理局联合北京银行共同发起的惠民工程。

在怡合春天发布停运通知之前,京医通的注册用户已经累计超过了2.5亿,预约挂号业务的覆盖率也达到了95%,单日挂号量更是超过了10万次。这也意味着,如果北京银行拒绝履行出资义务的事情属实,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北京范围内的医疗秩序稳定。

不过,北京市卫健委和医院管理局都已经发声,表示将会督促涉事双方依法理性解决纠纷,相信在政府机构的管控下,此次停运事件不会引起太大波澜。但经此一役,北京银行的处境,或许会变得更加糟糕。

具体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两年来多次遭到处罚,城商银行中累计罚款金额位居第一。

根据新华社旗下媒体新华财经的统计信息,2020年、2021年两年间,北京银行收到的罚单数量分别为16张、13张,共计29张。在城商银行中仅次于累计31张的江苏银行,位居行业第二。

同时,由于江苏银行在去年只收到了12张罚单,目前2021年单一年份排行榜中,北京银行高居榜首。

而在罚款金额方面,北京银行以两年间分别高达5617.5万元、1717万元的罚款,远远超过江苏银行的1255万元、1335万元,无论是累计还是单一年份,都以“绝对优势”位列第一。

之所以2020年的罚款金额如此惊人,主要因为北京银行曾于2019年前后被卷入康得新财务造假案。

2019年1月15日,康得新有两笔超短期融资融券出现违约,需要支付10亿元左右的短期债务。当时康得新有122亿元存放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却迟迟无法进行有效偿还,同时北京银行回应称康得新“账户余额为零”。

后来经过监管部门的调查,康得新主动发布公告,声称“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北京银行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其账户余额按照零余额管理,即各自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

而后,康得新因财务造假面临退市,而北京银行也为此被银保监会以“现金管理业务不审慎”等15项违规案由,在2020年12月31日开出了共计4290万元的罚单。

一年后,2021年9月26日,北京银行又因为“服务收费管理不力”等原因,被银保监会处罚820万元。一举创下了2021年城商银行中,单张罚单罚款金额最高的记录。

纵观北京银行这两年间遭受处罚的原因,2020年12月违规出具存款证明和对外销售虚假金融产品、2021年2月未能确保交易信息真实性和完整性……诸如此类,似乎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北京银行在征信管理、内部控制等各方面长期存在的短板和漏洞。

而本次停运风波之后,北京银行很难说不会再次遭到处罚。其背后所涉及的管理漏洞,或许也会再一次被人们所提及。

2.业绩增速放缓,房地产贷款过高。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6月底,在16家已经上市的城商银行中,以3.06万亿元的资产总额排名第一的北京银行,较年初增长了5.48%。而同期分别排名第二第三的上海银行和江苏银行,资产总额分别是2.62万亿元和2.55万亿元,增长幅度分别为6.75%和9.21%。

不仅如此,根据北京银行公布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其总营收虽然以333.72亿元的数据位居第一,但同比增长幅度只有0.56%。而以307.37亿元总营收位居第二的江苏银行,涨幅却有22.67%。

此外,2021年前三季度,北京银行的归母净利润增速仅有9.73%。不仅远低于江苏银行30.51%的增速,同时也不如上海银行的10.58%,以及宁波、南京、杭州等银行平均位于20%以上的水准,表现出了明显的业绩增速放缓态势。

再加上2021年上半年,北京银行房地产业贷款占比29.82%,个人住房贷款占比20.69%。对比其所处的第二档房地产业贷款占比上限27.5%,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20%,北京银行在房地产贷款业务上,也呈现出了较为明显的负债成本过高。

不管“京医通”事件以怎样的方式结尾,在强监管时代,再一次遭受商业信誉冲击的北京银行,都到了好好审视自己的时候。如果能够借此机会梳理内部管理机制、协调业务板块,未尝不能将行业第一的头衔更长久地延续下去。

二、亏损率居高不下,患者服务盈利堪忧?

另一方面,怡合春天以近乎“挟持人质”的方式,公然和北京银行“撕破脸”,或许也透露着医疗信息化服务行业的无奈。

1.强监管时代背景下,经营模式尚不明朗。

2018年前后,我国医疗信息化建设进入全面启动期,相关市场规模也在2020年达到了650.3亿元,有望冲击千亿市场宽度。其中,电子病历集成、医疗质量监管、临床辅助决策、大数据建设与应用、患者服务等,都是在信息化建设过程中优先权最高的细分赛道。

只是怡合春天旗下“京医通”所属的患者服务领域中,不少企业可能还没能走通切实可行的盈利模式。就像是已经占据北京地区大部分市场份额的京医通,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手握大量注册用户、不缺流量、与三甲医院联系紧密,怎么都不像是无法正常盈利的模样。

然而通过天眼查可以发现,手握头部级别产品的怡合春天,却在2021年6月份经历了投资人退出、注册资本缩水、法人变更等一系列变故。再到一年后被数亿元的经营成本压垮,似乎很难与京医通的商业潜力相匹配。

其中原因,固然如同怡合春天的通告中说明的,京医通是被北京银行用作社会责任亮点宣传的,没有盈利属性的“公益项目”。更多的原因,或许还在于高强度的监管下,企业难以轻易转变经营模式,进而导致了资金出现问题后,企业很难展开有效的自救。

考虑到医疗体系的特殊性,为了维护医疗秩序的稳定,少不了要对第三方企业进行严格的监管。但是如何在强监管干预下,维持正常的盈利,可能还需要极为漫长的试错过程。

2.亏损率居高不下。

除了怡合春天这样的特殊案例,大部分切入患者服务赛道的第三方企业,即便找准了适合自己的经营模式,如何止亏盈利仍是难以逃避的问题。

例如主营院外患者服务业务,曾获得腾讯、红杉资本等知名企业投资,并且在2021年10月15日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的圆心科技。从2015年开始,圆心科技获得了超过11家资本机构的投资,可谓是深得资本市场信任,此后更是保持着营收数据的持续增长。

可是从2018年至2021年,圆心科技却陷入了将近4年的连续亏损。根据财报信息,截至2021年8月份,圆心科技累计亏损11.44亿元。

即便是阿里健康、中投等资本机构所看重的医疗大数据独角兽“零氪科技”,也在2019年和2020年中面临着不小的亏损率,净亏损长期徘徊在5亿元左右。

除了这两点最关键的因素外,患者服务行业还受到数字化科技成本不断攀升、优质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医疗和健康管护能力有限等等问题的困扰。想要有所突破,或许离不开大量的时间和沉没成本积累。

无论如何,北京银行与怡合春天的纠纷,更像是在发展优化过程中难以避免的磨合,很难完全将责任完全归咎为其中一方。

至少在真相完全公布之前,还是尽可能地从理智角度去看待吧。

参考资料:

《城商行合规透视:北京银行收罚单数及被罚金额居首》——新华财经

《北京最大预约挂号入口将停运?北京银行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

《互联网医疗蓝海之上,冰山即将浮出水面》——猎云网

原文链接:https://www.1588tao.com/2463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站点公告

由于这几天忙,没有更新,明天正常恢复更新。购买文章时可先点击网盘检测链接是否有效,无效的文章请勿购买,请及时联系站长修补。请勿使用UC浏览器浏览网站,uc误报网页,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浏览。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