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黄金时代结束了

互联网的黄金时代结束了

是时候全面来聊聊大厂裁员这件小事了。

在2021的尾声,各大互联网公司不约而同走上了收缩的道路,从腾讯、阿里,到快手、爱奇艺、字节跳动…裁员消息接踵而至,在为媒体提供了一波波话题之外,似乎也在宣告着“互联网的黄金时代结束了”。

上周,零态编辑部联合钛媒体&新熵关于大厂裁员话题进行了脑暴式探讨,来探寻裁员阴影下,一个时代是否已经消亡,新的时代将在何处开启。(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零态LT作者、评论员老胡

Key Point:增长故事破产

从裁员的部门来看,爱奇艺和快手几乎砍掉的都是新开的业务部门,或者是合并掉增长不够明显的事业部。从这个特点可以发现,上述互联网大厂几乎都是增长失败之后的被迫裁员。换言之是“增长故事”的破产。而资本市场之所以愿意投资中概股,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它的业绩,而是因为它不断增加的用户。

而哪怕如中国这般的巨型市场,增长亦犹有竟时。

如果把目光放到更大的背景之下。则是疫情之后迟迟未能复苏的实体经济。因为互联网行业本质上是个“卖水人”的角色,是靠链接各式各样的实体经济或者提升实体经济的效率而存在的,如果实体经济本身出现 了衰退,那么互联网的寒冬到来,或许推迟,但绝对不会缺席。

而目前的裁员风潮,实质上只是这场寒冬的前奏。具体是否真的是寒冬,还是要等待明年年初各家大厂的发展计划的出台。如果都是呈现守势或者收缩,那或许才是真正的winter coming。

刺猬公社责编石灿

Key Point:新一轮技术变革来临的必然

整体来说,按照业务划分,互联网公司分为To B向和To C向两种,目前裁员的公司基本上都是To C向互联网公司,To B向互联网公司反而活得挺好。

这与流量见顶、监管政策落地的大环境息息相关,流量本质上是数据主义,物极必反,先天性土壤优势变弱后,To C向互联网公司初期发展的业务抗风险能力变得很弱。这也与我们这一轮技术周期性变化有关,人工智能分发技术自2012年被广泛应用至今也快10年了,围绕这一技术变革形成的互联网经济态势早已蓬勃生长,在下一轮技术变革来临之前,To C向互联网公司还是很难受的。

现在各家头部互联网公司首要任务可能并不是赚大钱,而是在生存之上兼容更多社会性任务。但与裁员事实又很矛盾与讽刺,公司一边以公司行为示意自己多么乐于参与公益行为,另一边心狠手辣裁员。

零态LT主理人胡展嘉

Key Point:内耗内卷的反嗜

现在烧钱换规模,求增长的阶段显然已经过去了,商业模式趋于稳定,业务大盘圈地自萌结束后,是时候要反思大跃进阶段的大手笔了。

在一众互联网公司中,扒拉下财报就可以发现,除了市场营销成本,人员支出的成本让人惊诧,需要反思的是,这些人真的值这么多钱吗?一个项目的完成,真的需要这么多人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企业必然会陷入内耗,员工必然会不断内卷,这种情况下,裁员反而是能够提升效率,去熵增。

冬天来了,春天不远,大规模的收缩之后,战斗力更强也未可知。

币圈从业者路畅

Key Point:Web3.0时代来了

互联网已经停止增长,下一个创新点就是Web3.0,我惊讶的发现,现在的互联网人看Web3.0就和十年前的人看Web2.0是一样的,金融界副总裁表示“明年下半年泡沫就会开始破灭。互联网已经进入赢家通吃阶段,新的公司越来越难生存。”

一位互联网分析师说“Web2.0热潮,实际上为新一轮互联网泡沫的形成推波助澜。”

“明年年初,财报出来之前,互联网泡沫就破。”一互联网分析师笃定地说,“互联网挣了什么钱?广告、游戏、mvas(移动增值业务),对不对?”以上言论,均来自2006年。

流量枯竭根本不是问题,因为十五年前Web2.0崛起的时候,也有人质疑过Web2.0的增长潜力。Web1.0到Web2.0变革的时候,人们没有想到除了“做门户、接广告”之外的商业模式, 自然充满了对流量枯竭的焦虑 “所有人都去接广告了 广告市场有这么大的容量吗?” Web1.0时代的人无法想象淘宝对商家收广告费、外卖平台对外卖商家收广告费、抖音对创作者收广告费。

流量枯竭之后的变革一定是有新的use case ,“深耕”之类的在原有价值上深度开发治标不治本。

当美国国会已经提出“要确保Web3.0革命发生在美国”的时候,中国互联网还在现有的市场范围内加速内卷,而不去开拓更多的创新,这是非常可悲的。

零态LT作者吴炯

Key Point:野蛮增长只是起点

如果不是互联网增长放缓甚至下滑,元宇宙概念不会横空出世,我一直这么觉得。今年一线公司不太好过,教育公司政策监管,头部互联网泡沫接近破裂,去美股上市路途不太平坦。投资人动辄千倍百倍回报率的时候过去了,应该说,早该过去了。

企业这艘大船上的水手最为无辜,他们无法掌握船的去向,却在大船遇风浪的时候第一时间被选择抛弃减重。他们真的无辜吗?正是水手拼尽气力把大船驶进了风暴眼。互联网企业应该认识到,野蛮增长只是起点,平稳发展才该是一家伟大企业的常态。

零态LT编辑林枫

Key Point:躺着赚钱的时代结束了

未来的互联网公司,极端一点但却是实话的话,要么创新,要么死亡,如果还是待在过去的舒适区,想要躺着赚钱,那很难摆脱最终灭亡的命运,时间长短而已,腾讯做的还是不错的,不管算不算百分百创新,但至少在努力,你看微视都那样了,还没有放弃,死死抓住视频的小趋势,虽然微视没出来,但视频号不就强势补位了吗。

野马财经缪凌云

Key Point:企业必须要加速转型

以腾讯、阿里、字节为代表的我国互联网企业,能够取得如今的成绩,固然有着产品理念创新、营销模式创新,以及部分技术创新等各方面因素,但根本原因,与我国庞大的互联网红利分不开。

所谓互联网红利,一是指人口红利下,过去十至二十年,我国网民数量的不断增长,二是得益于底层技术的进步(如网络传输,3G、4G、5G,芯片运算速度,数据存储等),网民使用互联网的时间、场景不断增加。

在这一过程中,受益的一是上述互联网企业,二是华为、高通等提供技术支撑的企业。很显然,相比前者,后一类企业拥有更高的壁垒(如拼多多能够借力资本迅速崛起,快速追赶“阿里”,但通过砸钱,难以在短时间内缔造出另一个华为、高通、台积电)。而经历了近年一系列的制裁、卡脖子事件后,各类投资者对于这一事实的认知都更加直观与深刻。

▲图:华为中国官微

另一方面,网民使用互联网的时间亦被充分挖掘,互联网市场红海化趋势明显,行业天花板越来越可见。在此基础上,去中心化理念萌芽与发展,都加剧了头部企业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

综上,“传统”互联网公司的红利正在消退,但为互联网服务的技术公司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对目前的互联网巨头来说,既可以选择亲自下场,如无人汽车之于百度,亦可以通过产业链投资的方式,构建护城河。当然,“两条腿”走路是更多头部企业的选择。

基于以上背景,面对互联网公司业绩下滑、公司裁员等现象或者传闻,确实代表着一个黄金时代已经接近尾声,但一个新的黄金时代也正在到来,这些动作有可能是经营出现压力,也有可能是行业发展逻辑切换,企业主动加速转型,大量对外投资的原因,需要区别看待。

互联网观察家牛金鹏

Key Point:掌握变革主动权

“裁员”这两个字,成为2021年互联网大厂年度关键词。近些天来,不断冲顶热搜,我想后期裁员的声音也将不断爆出。其实这也并非互联网行业第一次出现大规模裁员了。我觉得每个人一生必然会遇到几次行业周期震荡,没必要太过恐慌。

现在互联网企业的大问题是“增长乏力”,缺乏想象空间和增长点,整个行业急需崭新的赛道。

从各大互联网公司财报中和最近“元宇宙”的火热就能看出,其实谁都说不清楚元宇宙的业务逻辑,也说不出它到底是什么?但大家都要去蹭这个热点,因为整个行业实在缺乏方向,所有人都需要新的赛道来满足想象空间。

目前企业需要有全新的经济生态,需要有全新的营销思维,如何与品牌商和广告主构建命运共同体的战略眼光,以及如何才能够精准触达用户,占领用户心智的最新技术,是目前企业应该处理的问题。但是话又说回来,危机与机遇总是并存。处于这样变革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寄托于环境。

互联网从业者郑阳

Key Point:扩大企业边界势在必行

未来的探索一定是多元化的,目前从各大互联网平台的行为来说已经分为几种方向,一种是垂直领域的深耕,通过内部技术研发和投资,这种是与多种类技术的融合发展。一种是生态内容的拓展和升级,如元宇宙为代表的生态构建。一种是市场范围的延展,如阿里腾讯的出海。

超声波主编刘思雨

Key Point:裁员是控制成本最简单的方式

企业的定义就是以盈利为目的的社会组织,不赚钱的业务就要砍掉,这是铁律,互联网公司也逃不掉。前些年,大家都信奉烧钱换增长、快鱼吃慢鱼,疯狂扩张。现在蛋糕分得差不多了,大家终于开始考虑赚钱这个最本质的问题了。

传统互联网模式下,流量生意依然是主要的营收来源。但今年广告主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教育、房产等大手笔的投放没了,其他客户也捂紧了钱包,预算大幅度缩水,这从大厂们的财报中就可以看出。

▲图:快手Q3财报

裁员是最简单的控制成本的方式,裁掉那些“司龄长、年龄大、工资高”的员工,那些前途不明朗的创新业务也可以舍弃,虽然比较残酷,但这也确实是遵从市场规律的体现。

接下来,互联网行业会越来越像实体行业,那个遍地黄金的时代可能真的一去不回了。

零态LT作者韩灵

Key Point:行动勤奋弥补不了战略的懒惰

爱奇艺裁员力度之大,范围之广,堪称其发展史上之最。真实的情况众人皆知:缺钱,为了节省成本。每季度十多亿人民币的亏损,是个老板都想裁员啊!收入其实不少,每季度很平稳在七十多亿元左右,但架不住运营成本更高啊,花太多钱在叫好不叫座的流量剧上了。

一直以来,悬在爱奇艺头上的亏损阴云迟迟不散,运营多年尚未盈利。它一边疲于应对版权之战,一边错失短视频风口。行动的勤奋永远无法弥补战略上懒惰带来的后果,爱奇艺成为“中国版奈飞”的梦可能只是个梦了。

上海红布林传媒创始人杜聿康

Key Point:最怕的是瞎指挥

互联网公司最怕的就是管理危机,公司在资本的催化下,兵越来越多,但是坐在上面的会瞎指挥,公司发展阶段,管理层非常重要,公司稳定后,技术层才是关键。­­­­

价值研究所编辑林之柏

Key Point:找到合适的路线非常重要

对于互联网巨头们这一波裁员潮,准确来说应该是某些核心业务撞上了天花板。毕竟除了字节跳动之外,阿里、腾讯等都算不上野蛮生长,能达到今天这样的体量都是靠多年的积累,爱奇艺其实一直都有增长乏力的问题。

而天花板最明显的,当然要数广告业务。字节跳动、百度、阿里巴巴、爱奇艺、快手等互联网企业对广告营收的依赖程度一直都很高。在监管政策收紧、实体经济因疫情的冲击而放缓增长速度、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广告业务的疲软无可避免。

▲图:腾讯王者荣耀防沉迷公告

对于这一点,相信这些巨头们心里也非常清楚。在告别黄金时代之后,它们必须找到自己的差异化优势,找到新的增长曲线。

就目前而言,各个企业的发展路径不太一样。字节跳动和快手都在押宝电商,包括B站也准备增加在这方面的布局。但阿里巴巴做电商那么多年已经明白告诉大家,这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靠流量和广告撑起的市场。

2021年直播电商的风口有冷却趋势,字节和快手能不能抓住剩余的增长红利并不好说。

阿里、腾讯则摆明了想走技术路线,在云端继续较量。数字化、智能化大潮席卷全球,国内B端市场潜力巨大,两大巨头之间的竞争想必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目前阿里云领先优势明显,腾讯也没有放弃追赶,谁胜谁负还不好说,关键就看谁能抓住B端客户的痛点,提供更完善的数字化服务了。

写在最后

2021年,在巨头转型关键期,裁员潮势不可挡,不确定性正在加大,过往年底时刻,众人奔走呼告的是大厂令人艳羡的年终奖,如今,裁员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每个人头上,或许是为了粉饰财报,让数字变得更好看,但真相很有可能是大厂的余粮也不充足了。

在这之外,巨头们也面临着比裁员更艰巨的命题:在元宇宙的新型游戏中,如何更加快速入局,熟稔游戏规则,成本新一轮资本造富的主宰者。

听起来有些荒谬,但资本永不眠。

▲图:《了不起的盖茨比》剧照

作者 |零态编辑部

-END-

原文链接:https://www.1588tao.com/17677.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站点公告

由于这几天忙,没有更新,明天正常恢复更新。购买文章时可先点击网盘检测链接是否有效,无效的文章请勿购买,请及时联系站长修补。请勿使用UC浏览器浏览网站,uc误报网页,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浏览。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