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瑞为什么敢打王熙凤的主意?

贾瑞为什么敢打王熙凤的主意?

网友提问: 贾瑞为什么敢打王熙凤的主意?   骞茉爱分享的回答: 贾瑞为什么敢调戏王熙凤?一个字,蠢呗。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用来形容贾瑞对王熙凤的觊觎,再贴切不过。最后贾瑞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还搭上了一条命,只能用一句广东话形容:人蠢无药医...

网友提问:

贾瑞为什么敢打王熙凤的主意?

 

骞茉爱分享的回答:

贾瑞为什么敢调戏王熙凤?一个字,蠢呗。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用来形容贾瑞对王熙凤的觊觎,再贴切不过。最后贾瑞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还搭上了一条命,只能用一句广东话形容:人蠢无药医。

贾瑞蠢在哪里?

第一,没有自知之明。

贾瑞是谁?贾府老塾师贾代儒的孙子,父母早逝,家境不宽裕。好在和宁国公荣国公系出一门,贾代儒承蒙贾府照顾,得到一份管理家塾的工作,也算旱涝保收生活有保障。他时不时让贾瑞代管家塾,贾瑞就趁机假公济私,通过收取“好处费”的方式放纵塾中子弟胡来。总之,这样的一个人,出身和人品都不怎么样,若不是挂着贾府族人的名头,实际上就跟底层屌丝没啥区别的。

而王熙凤是谁?四大家族之一王家的女儿,四大家族之一贾家的孙媳妇,荣国府家务的实际掌管者,平时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万贯家财经手只当寻常事。贾瑞和她的距离,就是前台服务生和集团女老板的差距啊。这样的人,贾瑞私下里发梦想想也就罢了,居然敢斗胆调戏,这难道不是对凤姐的侮辱?这样的蠢人,凤姐不灭他灭谁?

第二,没有知人之明。

凤姐厉害,人尽皆知,贾瑞平素也有耳闻。但是他只顾贪恋凤姐美色,丝毫没有察觉凤姐给他下的套,只能说真的蠢到家了。

大概贾瑞一辈子也没见过几个齐整女性,求爱的过程实在是粗俗不堪。先是埋伏在会芳园假山石旁,吓了凤姐一跳;然后“拿眼睛不住的观看凤姐”,如此光景,人精凤姐一下子就猜到了八九分。可以想象,凤姐肯定是当下就心生厌恶的。偏偏贾瑞蠢得要死,见凤姐假意敷衍他,“那情景越发难堪了。“走的时候,“身上已木了半边,慢慢的走着,一面回过头来看。”——如此丑态,就是读者读到这里都觉得恶心,更难怪凤姐当下心里就发狠,要给这不知好歹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了。

如果贾瑞有点脑子,去宁府找了凤姐几次都找不到,就应该知道凤姐这样的人物不可能真的对他上心。 偏偏他要一条道走到黑,终于惹得凤姐真的出手了。本来第一次凤姐爽约,只是让他吹了一夜北风,并没打算真的害他,正常人经过这次教训也该明白了。可贾瑞蠢啊,都这样了,还不知道是凤姐捉弄他,于是就有了第二次更厉害的惩罚,不但被淋了屎尿,给贾蓉和贾蔷分别写了欠条,还一病不起,拖延经年。

说起来贾瑞只是自身条件不好,所以这样的求爱显得丑态毕露,惹恼凤姐。但这也确实不算什么大奸大恶,王熙凤对他的惩罚确实是太狠了些,只能说贾瑞完全不知道凤姐可以狠心到这种地步,这就是没有识人之明的下场。

贾瑞并不是没有痊愈的机会,跛足道人都把风月宝鉴给他了。他只要老老实实遵照“医嘱”使用,三天后就可以痊愈。可是他偏不听。这也罢了,最狗血的是,从镜子里看见了凤姐,正常人此时都会又气又恨的吧,毕竟是凤姐把他害得命悬一线的。可是贾瑞竟然“心中一喜”,几次三番入镜与凤姐云雨。作践自己到这个份上,还能怎样?自作孽,不可活咯。

其实,贾瑞为什么要调戏凤姐,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安排这么一个人做这么一件事,这样才能引出风月宝鉴,引出读者对“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思考。《红楼梦》伏笔处处,很多情节的安排,都是饶有深意的。

以上是头条号“海阔天空诗酒花”的回答。欢迎在今日头条APP关注“海阔天空诗酒花”,图文、问答、视频,海阔天空随便聊。

其他网友观点

谢谢邀请。

贾瑞之所以敢调戏王熙凤从大的方面来找原因是社会大环境造成的。

在那个男尊女卑的罪恶的社会里,女孩子一出生就是被人看不起。元春作为贾政的长女理应说已经很尊贵了,愣是被贾母给送进了“不得见人”的皇宫。元春在宫里的生活没有细节描写,但在元春省亲的那几个小时里动辄即哭可以猜测他在皇宫里生活的很苦。也就是说贾母牺牲了元春换得了他和贾府的荣华富贵。

迎春被贾赦五千两银子卖给了孙绍祖,探春也会以“和亲”的方式被家族利用掉,然后换来她和贾宝玉的精致生活。贾母这是把她的孙女们都当成了性工作者呀,她在吃那些没见过天日的小羊羔的时候,怎么没把她噎死!!

在那个女子是弱者的时代,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女人是男人们践踏的对象,而女人自己也明白自己的“无用”,也会自觉地遵守这一社会法则。比如袭人她就很理解父母兄长把她卖掉这一做法,卖掉自己给家里换几两银子让家里人可以活下去是女孩子既明智又无奈的唯一的选择。

王熙凤尽管是四大家族之一王家的大小姐,但也是一个女孩儿,贾瑞知道凡是女孩家族都不会保护的,所以他才敢调戏王熙凤。

贾瑞敢调戏王熙凤小的方面还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四大家族正在走向衰败走向没落。薛家关起了大门儿寄居在贾府小小的梨香院里,薛姨妈薛宝钗率先过起了减省节约的生活;史家也裁掉了许多下人自己能动手做的就自己做了,连史湘云这样的大小姐在家里也得做针线活;贾家的衰败贾瑞作为身边人看的最真。

二、贾母为了巴结男人非常的纵“黄”。

贾母为了讨好贾宝玉,从贾宝玉很小的时候就安排了一众小老婆;贾赦屋里有大批年轻的丫鬟姬妾,这个“好习惯”就是贾母给培养出来的;贾琏腥的臭的都往屋里拉贾母也并没有认真计较;多姑娘像一块臭肉一样“考试”了贾府里多半的男人,贾母为什么不打40大板然后给撵出去?因为多姑娘是男人的开心果所以贾母从内心里是欢迎多姑娘的。

三、贾母并不是真心疼爱王熙凤。

从表面上看,贾母和王熙凤一对搞笑CP关系热络,实际上那都是王熙凤一厢情愿巴结讨好贾母剃头挑子一头热。自从元春进宫贾母抛弃了大房把她所有的“热情”和“爱”都转给了贾宝玉以及贾宝玉身边的人,原来的琏二爷凤奶奶就彻底沦为打工一族,成为“破落户”,靠着给叔叔一家管家办事搞点儿零碎银子花花。

鲍二家的吊死以后贾琏陪了鲍二二百两银子,那二百两银子是贾琏求林之孝“入在流年帐上,分别添补开销过去”。表明贾琏手里连二百两银子都没有,过的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

贾琏和王熙凤在荣国府里操心出力累到吐血,每月才三五两银子的月钱,王熙凤如果不放高利贷就只剩下卖嫁妆了。也就是说,自从元春进宫之后,相比贾宝玉而言,贾琏王熙凤就过得如乞丐一般。这一点贾瑞是很清楚的,调戏一下王熙凤,贾母不会把他贾瑞怎么样;因为对贾母来说,没有了王熙凤她可以提升平儿让平儿管家是一样的。

四、贾琏就是一个多浑虫一样的泥猪癞狗,并不珍惜王熙凤和巧姐

大家别看贾琏在尤老娘尤二尤三姐眼里是光鲜亮丽的翩翩佳公子,那都是表象;从内在看,他和多浑虫是一样的人,多浑虫贪的是酒贾琏贪的是女人,贾瑞都是看在眼里的。贾琏并不珍惜王熙凤,这给了贾瑞很强大的心理支撑,一个连老公和老公的家人都不珍惜的女人,对贾瑞来说调戏一下也就没有什么妨碍了。

对贾瑞来说王熙凤就是一个“玩意儿”而已,但他没想到的是王熙凤是一个倔强精明的“玩意儿”。贾瑞调戏有夫之妇渣得不能再渣;死于调戏女人,low得不能再low,害人害己这个词用在贾瑞身上一点儿都不错。

其他网友观点

贾瑞从小父母双亡,跟着祖父长大,他的祖父在贾府的学堂里教书,虽然家贫,但跟贾府还能牵扯上一点关系,于辈份贾瑞和贾链是同辈,贾瑞应该称呼凤姐为堂嫂。贾瑞十多岁,正是情欲一发不可收拾的年龄,虽然他和凤姐在层次上相差甚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这些阻止不了他,还是疯狂的爱上了凤姐,并且迅速的付出了行动。可凤姐是什么人物儿呢?贾链的正妻、贾府能干的孙媳妇、正儿八经的少奶奶、王家的大小姐,这里面随便挑一个身份都是贾瑞所不能及的。身份悬殊可贾瑞为什么敢打凤姐的主意呢?

第一,情欲难控,爱的魔力召唤,贾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凤姐正面形像人能干,长的漂亮,才十八岁的她就能管理好贾府上下三百号人的大家,凤姐这号人物平时大家在背后肯定也多有评说,贾瑞自然也听说过有关凤姐的一些事情。他对凤姐早就起了图谋之心。就如他和凤姐的第一次巧遇,那也是他故意来巧遇的,这一天是宁府为贾敬筹办寿宴,荣国府这边的大多数人也都过来了宁国府,凤姐自然也来了,贾瑞这一天也来到了宁国府,他知道,这么重要的日子,凤姐肯定会来。凤姐她和容儿媳妇是要好的知己,她生病了,凤姐来了自然会去看望她。在看完秦可卿返回园子途中,就恰巧遇见了贾瑞。

凤姐儿正自看园中的景致,一步步行来正赞赏时,猛然从假山石后走过一个人来,向前对凤姐儿说道:“请嫂子安。”凤姐儿猛然见了,将身子往后一退,说道:“这是瑞大爷不是?”贾瑞道:“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不是我是谁!“凤姐道:”不是不认得,猛然一见,不想到是大爷到这里来。“贾瑞道:”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偷出了席,在这个清净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也从这里来。这不是有缘么?“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不住的觑着凤姐儿。

和凤姐的这次巧遇是贾瑞自己的有意安排,连凤姐自己都疑惑,“猛然一见,不想到是大爷到这里来。”贾瑞打听到凤姐去看秦可聊,知道在返回时必要经过这个园子,所以自己就偷出了席,本来就是在吃饭的,饭还没吃完,他就偷偷的溜出席,来到园子和凤姐巧遇,贾瑞应该是已经仰望了凤姐很久,只是这一次才抓到机会。

第二,贾瑞的情源于一个“痴”字

在贾瑞那个年纪,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会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去追逐,这是他在情字上的无法把控,凤姐已为人妻,不适合他贾瑞,论身份、地位、家境这些贾瑞也没有一样能配得上凤姐,这些贾瑞他都是知道的,他明白凤姐是什么样的人物儿,凤姐也不可能看上他,凤姐身上有吸引他的魔力,可还有另一面厉害的嘴脸那是贾瑞所看不到的,他的心里只看到了外表美丽的凤姐,可在外表裹挟下的另一张真实的面孔贾瑞到死也没能看明白。正源于贾瑞对情字的“痴”他才敢不顾一切的去爱。他连着三次被凤姐戏耍,他一次一次的选择相信,正是这样的一种“痴”才能让凤姐有机会把他害死,从这一点上看贾瑞真的是可怜的,如果他第一次被骗就懂得反省,也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

第三,凤姐给了他“机会”

贾瑞当然是没那么大胆的敢去打凤姐的主意,凤姐的身份地位是会让他怯弱的,他也只是试探性的去打探凤姐的底线。第一次见凤姐,她就猜透了贾瑞的心,可她并没有阻止贾瑞,而是明里暗里的给了他机会,这让贾瑞觉得自己有了机会,也就更加的大胆。而凤姐心里却另有她的算盘。第一次巧遇,贾瑞说要去凤姐家请安,凤姐没有拒绝。

”这会子我要到太太们那里去,不得和你说话儿,等闲了咱们再说话儿罢,“贾瑞道:“我要到嫂子家里去请安,又恐怕嫂子年轻,不肯轻易见人。”凤姐儿假意笑道:“一家子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

凤姐在这一段话中传达给了贾瑞两个可以来找她的信息,第一个就是等闲了我们还可以再聊,第二个是贾瑞表明想去她家里,凤姐的回话是可以。这会让贾瑞认为,凤姐给了他机会,也就有了他后来的大胆,直接上门。

贾瑞第二次见凤姐,是被凤姐撩的团团转,他真的来到凤姐家里。

贾瑞听了,喜的抓耳挠腮,又道:“嫂子天天也闷的很。”凤姐道:“正是呢,只盼个人来说话解解闷儿。”贾瑞笑道:“我倒是天天闲着,天天过来替嫂子解解闷可好不好?”凤姐笑道:“你哄我呢,你哪里肯往我这里来。”贾瑞道:“我在嫂子跟前,若有一点谎话,天打雷劈!只因素日闻得人说,嫂子是个利害人,在你跟前一点也错不得,所以吓住了我。如今见嫂子最是个有说有笑极疼人的,我怎么不来,———死了也愿意。”

在这里凤姐一步一步的把贾瑞引向深渊,贾瑞认为凤姐也很喜欢他,胆子也就越发的大了。凤姐更是在后面直接和贾瑞约了地点,而贾瑞信以为真,贾瑞敢打凤姐主意,是因为凤姐给了贾瑞机会,一步一步的引诱他,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子,本就情欲难控又怎经得起凤姐的引诱。

贾瑞之所以敢打凤姐的主意,一是源于自己难以控制的情欲,和情窦初开的吸引力,二是痴情加上凤姐的引诱,他认为凤姐和他情投意合,自然就没有了其他的后顾之忧。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原文链接:https://www.1588tao.com/15363.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紧急通知,在加入会员前,请先看网站最新公告,在考虑是否购买会员,本站还是执行虚拟资源,一经购买,概不退还。(如果你是要学习股票视频教程,那么必须看网站发布公告)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